当前位置:精品书屋>女生耽美>聊斋:神道之上> 45:来龙去脉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45:来龙去脉(1 / 1)

云状的道韵被吸收进泥丸宫后,继续演化,很快变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字诀,与记忆印象融为一体。

  在一瞬间,陈铮霍然明白过来了。

  修行法门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首先,入门确实不易。

  普通人等来看这本道经,都看不进去,逞强来看的话,甚至会造成反噬,损伤神魄。

  陈铮的顺利,正是建立在凝聚了神火的基础上,否则断然不会那么轻松。

  其次,道韵成文,整篇口诀都浓缩在上面,只要破译开来,便能获得其中传承,再不需要其他操作。

  在本质上,等于是某种符箓的内核。

  所以说,那么大的一籍,只是一种外表的伪装形式。

  当道韵被吸收掉后,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,最后化作灰灰,再不复存在。

  陈铮喜不自禁,长长吐了口气。

  稍作休息,再来研习法门的具体情况,看是个怎么修炼法。

  这一学习,时间悄然流逝,等他睁开眼睛时,不知不觉,看到外面天已经全部黑了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陈铮长笑一声,站立而起,却差点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。

  在刚才的修习过程中,无论精神,还是体力,都消耗得厉害,双腿发软,身体疲乏得很。

  饥饿感如同泉涌。

  他定一定神,缓了缓,赶去厨房。灶里炭火仍然未灭,把剩下的半锅羊肉炖得稀巴烂,香味完全散发出来了。

  陈铮现在饿极了,感觉能吃下一头牛,当即风卷残云地开吃,垫了垫肚子,再进储物房取了一坛药酒,开坛闻香。

  一边吃肉,一边喝酒,端是享受。

  一刻钟后,所有饮食一扫而空。

  如此食量,远超平常。

  但这正是修炼入门的一个外在表现。

  修行境界第一境“炼精化血”,精者,指的是饮食中的精华,而“血”,那就是“气血”的意思。

  在道法成仙的上古时代,修行第一境被称为“炼精化气”,涵盖的范畴更为宽广。

  但到了如今,由于某些缘故,把境界划分得更细了,所以才有先“炼精化血”,再“炼血化气”的说法。

  血为人身之能源,气血旺,则身强力壮,相辅相成。

  练武者首重气血之说。

  那“炼精化血”的含义,说白了,就是吃和拉。

  吃大概两个方面,吃得好,以及要吃得多;吃进了肚子,进行消化吸收,然后把渣滓排泄出来,不要留存在肚子里,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  故而修行之法,瞧着高大上,实则还是与日常息息相关。

  然而吃有讲究,拉也有讲究。

  否则的话,那就跟芸芸众生一般,饿了吃,每天一泻,完全的动物本能了。

  稍稍懂点门道的,会有选择地吃,拉的方面也规律化了,即可做到身心健康。

  是谓“养生”,故能延年益寿。

  但养生不是真正的修行,两者有个高低差别。

  陈铮学了《太真道经》,其中第一篇,便是关于“炼精化血”的法门。

  立竿见影的功效。

  在这顿晚饭上就显现出来了。

  《太真道经》不单只有第一境的法诀,还有第二境的,足以让陈铮不必为后面的修行而发愁了。





  与此同时,道韵之外,还有一封那位神秘的胡氏小姐留下的口信。

  听完口信,陈铮总算是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:

  由于某些难言之隐,那胡氏小姐选择住在这座宅子内,图个清静,然后陈铮应聘来当看门人,结果就被她看上了。

  归根到底,还是丹青神火结下的缘分。

  神火的存在,使得陈铮的气质让人心生好感,并愿意接近。

  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细微,普通人可能难以察觉,但对于修行中人,却分外敏感。

  陈铮由此想到,王道长对自己的态度,会不会也是受到了相关影响……

  后面的事就都清楚了。

  一夕之缘,胡氏小姐心有不舍,于是把嫁妆给得分外丰厚。

  整座宅子,成堆的贺礼,还有《太真道经》。

  不用多说,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留给陈铮,帮助他踏上修行之路的。

  只有成为真正的修士,拥有了实力,才能有未来。

  如果陈铮学不会,那就没办法了……

  了解到这些后,陈铮不禁幽幽自语:“这个样子,自己不就成了吃软饭的?”

  但是,真香。

  他本不是矫情的人,有得吃就吃,有得用就用,有得学就学,反正凭本事挣来的待遇,又不是偷抢拐骗,杀人放火,有甚不好意思的?

  心里又琢磨了一下,按照法门要求来吃喝炼精的话,那得花多少银子?

  本以为一屋子的贺礼,直接可以躺平了,再不用干都不愁吃喝。

  现在一看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修行概念上的“吃喝”,和普通人家的日常吃喝,截然不同,差得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难怪王道长一天忙到晚,本应过得富足,可看他的模样,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,都是花费在这方面里来了。

 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,除非舍得放弃修行。

  却不可能。

  终于获得了修行法门,并且已经入了门,岂会因为害怕艰难,而自废武功?

  若是无法掌握真正属于己身的力量,又如何能应付得了即将来临的风暴?

  在此之前,陈铮着实没想到这场风暴竟会源自宗族之内。

  毫无疑问,管事九叔的背后,站着的是陈渭斌那一脉。

  陈氏嫡系里,同样分成不少支脉,冠名为“房”。

  陈渭斌出身的正是“大房”,一“大”字足以说明一切。

  陈铮不知道九叔是不是得了授意,而或是自己的主张,但都不重要。

  重要的是,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,并且把话撂下了。

  对此,陈铮心存疑惑,毕竟自己与陈渭斌井水不犯河水,完全不相干的,对方为何要特意压他三年?

  因为在中秋诗会上被抢了风头,心生怨恨?

  而或,在某些传闻中,说宗族气运宜凝聚,不能分散,分散的话,会波及影响到读书种子……

  相比之下,后者的逻辑性更强些。

  但是,这世上,气运之说真得管用吗?

  如果真有气运在起作用,那自己认祖归宗失败后,就不该有现在的机遇。

  因此,陈铮只相信自己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