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精品书屋>其他类型>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> 第1186章 阿阮是我的情劫,而我是她的死劫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186章 阿阮是我的情劫,而我是她的死劫(1 / 1)


  霍爷,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正文卷第1186章阿阮是我的情劫,而我是她的死劫霍云艽眼帘微垂,身为日夜与秦阮相伴的枕边人,他如何不清楚秦阮身上的变化。

  自从秦阮怀孕后,她的体质完全不受控制,每到夜深之时本体狐尾都会显现原形,从最初的一条尾巴如今已经能幻化出五条白尾。

  血脉觉醒来得太快了。

  这也是他为什么隔三差五就折腾秦阮,让她的身体完全陷入疲惫状态,根本没有机会发觉自身的问题。

  回想数条白色狐尾尖的红色火焰,霍云艽喉结滚动,手也有些痒意。

  他眼底晦暗光芒掩藏,声调微哑,语气笃定道:“在孩子生下来之前,阿阮不会恢复记忆。”

  他不允许任何意外打乱这盘耗尽千年时间布下的棋局。

  他是这盘棋局的操纵者,所有棋子都被他玩弄于掌中,无论是想要跳出棋局者或者是想要在棋盘搅弄风云的棋子,都是阻碍他前路的障碍。

  不安分的棋子最终结果只有被彻底丢弃或毁灭的结果。

  哪怕是天道想要随意毁了这盘棋局,他也势要与其对抗到底。

  霍云艽沉默半晌,倏地出声问:“麒山那边如何?”

  冥天珩眼帘微垂,恭顺道:“肖云琛已经把沉睡中的五十二族上古神兽唤醒,除了在冥界的穷奇与梼杌,只剩混沌跟饕餮还没动静。”

  霍云艽唇角微挑:“饕餮已经醒了,如今正在京城逍遥快活,只剩混沌了,你派人去一趟海城,混沌就在那把他扔给肖云琛,顺便问问肖云琛一句话。”

  “问他,要不要参加我跟阿阮的大婚。”

  冥天珩双唇勾起讥讽冷笑:“他自然是巴不得被放出来。”

  听出手下的不屑,霍云艽声调淡漠:“如果他要来,告诉他时间只剩六个月了,只要他这六个月安安分分,我让他与阿阮团聚。”

  冥天珩皱眉:“帝君,为何如此?”

  霍云艽修长白皙手指落在桌面上,指尖触碰桌上的坤天冥佛珠:“你们护不住阿阮,肖云琛有五十二族上古神兽在身后拥护,还有战斗力凶悍的四大凶兽,只有他们留下来保护阿阮,我才能安心离去。”

  “帝君,恕属下逾越,当年内情究竟如何,哪怕您对狐族阿阮情深义重,可您耗费千年时间难道就这样自行隐退?”

  冥天珩不理解,内心对阿阮还是有怨的。

  可他没有资格,他看得出来帝君对狐族阿阮的喜爱。

  然挖心之痛,哪能如此轻易放下的。

  霍云艽薄唇勾起玩味戏谑弧度,漫不经心地睨向冥天珩:“你倒是胆子大,这么多年来伱还是第一个问我当年内情的人。”

  看出帝君并未生气,冥天珩也不顾尊卑,直言道:“属下只是好奇。”

  霍云艽眸光微垂,手指触碰坤天冥佛珠上的破碎痕迹,轻声说:“阿阮是我的情劫,而我是她的死劫,我们注定要不死不休,当年挖心之苦也有我放任之过。”

  “情劫与死劫?!”

  冥天珩低吼出声,声音响彻整间书房。

  他艳丽阴柔脸庞扭曲狰狞,像是听到震惊又恐惧的事,鼻尖一点红痣也红得诡异危险。

  诸天之神无论是哪一个碰到情劫或者死劫,都要注定历经万般苦难,甚至还要面临着神魂俱陨的危险。

  若是情劫与死劫碰撞在一起,不需要历经苦难,可以直接神魂陨灭了。

  因果劫数,最好的结果是他们一死一生,而这是最好的结果,亿万年来有数的无量之神因其陨落。

  冥天珩万万没想到竟是藏着这样的惊天内情。

  他哑声喊道:“帝君!”

  霍云艽轻轻一笑,声调平缓道:“这不都挺过来了,我的情劫已渡,只剩阿阮的死劫了。”

  早在当年狐族阿阮闯入他冥界酆都城时,他就知道那丫头是他的情劫,否则怎会在初见就对她有一份偏爱,事事顺着她宠着她,哪怕是挖心之痛都没有让他……狠下心斩断情劫。

  冥天珩深呼一口气,咬牙问道:“敢问帝君,冥界炼狱血池池中血水是谁的?”

  霍云艽低笑出声:“吾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屋内响起密集地咬牙声。

  霍云艽像是没听到,身体放松倚在座椅上,双眼微阖,薄唇翕动:“肖云琛没有任何异动就把他放出来,剩下的事让他来找我谈。”

  “是,帝君——”

  冥天珩声音竟有几分哽咽,很多事都在他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情劫与死劫从帝君口中吐露出来的那一刻,他才知道主上与阿阮千年来有多苦,多难,多危险,又有多幸运。

  注定一生一死或者是双双陨落的局面,硬是扭转乾坤,换来如今再相聚相伴。

  怪不得冥界彼岸花会枯萎,小帝君降生才再次盛开,怪不得冥界炼狱血池的逼人压迫力量与怨气就连他都无法靠近。

  数万年前有传闻,两位无量神各自携情劫与死劫在下界相遇,他们错过一世又一世,互相折磨而不得善终。

  直到十世之后,其中一位无量神恢复神识,那时他们的神力几乎已经被消磨殆尽,不足以支撑他们神魂归位,知晓内情的无量神清楚他们要面临着怎样的劫难。

  彼时他与另一位无量神已情根深种,他不愿赴死,也不愿心爱之人受伤,竟开启了上古秘术。

  上古秘术以自身神血浇灌出血池,再辅以神力助神力消磨过多的爱人重铸神格,送对方渡劫成功。

  再后来听说他们渡过了情劫与死劫,回归神界再相聚,他们活下来了。

  而这一切不过是传闻,开启秘术的那位无量神绝不会安然无恙,对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,无人得知,即便还活着,想必也无法重归神位。

  冥天珩已经不需要多问,他知道帝君做了什么。

  毕竟是他亲手把秦阮送入炼狱受冥火焚烧,淬炼神魂修得半神之体的当事人,浸泡在隔壁炼狱血池里小主子们在在父母傀力与神力下才得以续命,谁又清楚那一池血水来自酆都之主。

  眼见冥天珩还神色呆愣的站在原地,霍云艽挥了挥手:“下去吧。”

  开启上古秘术之时,他清楚会面临怎样的结局,也从未后悔。

  如今棋局已定,接下来的事只能徐徐图之。

  冥天珩动作僵硬的弯身行礼,消失在原地,只余淡薄死气残留在书房内。

  
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