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073章:若你是叉烧(25)

作者:轩辕钢铁字数:2114更新时间:2021-05-04 02:48:37
  宛如也不知道赵梓敬究竟是不是故意的,她唯一清楚的是,她的脸面已经彻底丢干净了。

  闻着自己身上那股子令人作呕的s臭味,宛如的眼泪流的更凶:相公,你究竟在哪啊,宛儿需要你!

  可能是经历过这件最尴尬的事,宛如也开始自我放飞,索性淅淅沥沥的解决个痛快。

  但是小解之后,大号就变得更难忍耐,宛如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,只得咬着牙夹紧自己的臀大肌,期望尽快有人来救她。

  看到宛如那泛起一片黄色印记的裙子,四个女鬼相互对视一眼。

  “还好我们没有闻不到味道。”

  “是啊,真是太恶心了。”

  “怎么办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  “算了算了,你们去吹脖子,我来吹她的屁股。”

  “你能受得了么。”

  “不要紧,我闭着眼睛吹。”

  ...

  随着他们的动作,宛如抖得更加厉害:好像越来越冷了!

  赵梓儒是父子三人中最先清醒过来的,可清醒后的他只顾着喊痛,根本没想着问问父兄的情况,更不要说宛如。

  之清醒的是赵梓铭。

  他倒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宛如,甚至连父亲和弟弟都忽略了。

  只是他的双臂受损严重,为了不引起骨错位,守在他身边的小厮一掌劈晕了他。

  赵时是三天后在悠悠转醒的,清醒后的第一句话便是:“小碗儿呢!”

  竟是丝毫不关心家中其他人的状况。

  听说宛如一直趴在树上,赵时登时气的从床上做了起来:“天杀的狗奴才,怎的放着二夫人在树上,不知道她身子弱,受不得风么。”

  只要一想起自己柔柔弱弱的小碗儿,此时正趴在树上奄奄一息的等待自己拯救,赵时便感觉自己心痛的要死掉了。

  只恨不得立刻飞到宛儿身边,将她抱在自己怀中小心呵护。

  再用爱将小碗儿悉心浇灌,滋润小宛儿干涸的心。

  见赵时生气,下人们纷纷跪在地上控诉靳青的恶行,以及他们在别院中收到的冷落。

  只恨不得撺掇的赵时,立刻去把李氏三母女连着别院中一众下人全部杖毙才好。

  想到小碗儿那柔弱无助的样子,赵时咬牙坐了起来:“二夫人在哪,带我过去。”

  李氏那个恶妇,竟然将两个女儿教成这样,哪里配做当家主母。

  待到他将小碗儿带回来,自然会去处置那恶妇。

  只有小碗儿才配做他的正妻,若不是他的优柔寡断,当断不断,小碗儿也不会被贬为庶民。

  一切都是他的错。

  赵时忍痛带着手下向外走去,他的脊背挺的笔直,看起来如山般伟岸。

  他要尽快回去战场,将宛儿失去荣耀,重新赚回来。

  在树上爬了三天三夜,宛如已经奄奄一息。

  这三天下过雨,出过太阳,甚至打过雷。

  而她就这么滴水未进的趴在树上,痛苦的等待着她的守护神降临。

  她的头发燥了,后背被太阳烤的火辣辣的痛。

  有东西在她的皮肤上爬来爬去。

  她不敢想那是什么,只能挣扎着伸出手指堵住耳朵,避免那些东西爬进耳朵。

  她嘴唇干裂,眼眶乌青,看上去竟是如同厉鬼般凄厉。

  由于坚信赵时会来救自己,宛如凭借心中的信念,坚定的趴在树上,等待自己守护神的降临。

  终于,让她等到了。

  在看到那个身上绑着绷带,急匆匆像自己赶来的身影。

  宛如心中一喜,失声叫道:“夫君!”

  之后,她便觉眼前一黑,竟是直接从树上掉了下去。

  赵时刚赶到距离宛如十几米的地方,便看到了这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。

  吓得他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,一提气便向着宛如坠落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  或许是命运的安排,赵时及时将宛如抱在怀里,在地上滚了两圈。

  由于扯到伤口,赵时闷哼一声,随后深吸两口气:“好...臭?”

  原本的痛,被那萦绕在口鼻间的臭气笼罩,赵时差点干呕出来:怎么这么臭。

  他军旅出身,对于气味的忍耐度极高。

  毕竟在军营中都是些臭男人,味道自然不会好。

  可那是无法沐浴导致的汗臭,同这种茅房发酵的臭气是两种感觉。

  更让他无法忍耐的,是这种臭味竟然来自于他的小碗儿身上。

  赵时心中闪过一抹痛意:他的小碗儿身上究竟发生了...什么。

  赵时原本还想要仔细端详一下自己的爱人,谁想却感到了一张白里泛青的脸。

  赵时:“...”小碗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有一副鬼样。

  被四只鬼同时吹气,虽然这些鬼身上都有鬼差的腰牌,不会伤到宛如的身体,却难免对宛如的相貌产生影响。

  此时的宛如那倾国倾城的脸上,看起来就是一副鬼相。

  似乎是被赵时召唤醒,宛如悠悠睁开双眼,随后对着赵时露出从惊喜,坚强,到脆弱的眼神。

  眼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流下:“夫君,我终于等到你了,我是不是在做梦,你又救了我一次。”

  听到宛如的声音,赵时的眼泪也溜了出来。

  可这次却不是因为感动,而纯粹是宛如嘴里的气味实在太辣眼睛。

  宛如憋了三天三夜,那股子发酵的臭味竟是从嘴里传出来,她自己不觉,但对于赵时便如同生化武器...

  看到赵时流泪,宛如刚想再说话,却被赵时将她的头用力按在自己肩膀上:“什么都别说了,夫君来了。”

  宛如用力抱着赵时的脖子:“夫君,感谢上天,我们又在一起了。”

  赵时悄悄松了口气:感谢上天,这个角度闻起来没那么臭...这又是什么!

  随着宛如坐在地上同他拥抱,赵时刚好看到宛如后背上被压扁的几只毛毛虫尸体。

  一团蚂蚁正执着的搬运那些虫尸,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储备粮食。

  赵时的拳头微微握紧,他的小碗儿到底经历了些什么。

  赵时痛苦的抓头,却从头上摸下来一只蜘蛛,看起来竟像是刚刚拥抱时,从宛如头上爬到他头上来的。

  伸手将蜘蛛捏死,赵时弯下腰将宛如抱起:“小碗儿,夫君带你回去。”

  看到这一幕,远处围观的707感慨道:“绝壁是真爱啊!”

  可707的话音刚落,就见赵时的动作猛然一僵:右手还好,他左手竟然在宛如的裙摆下摸到一片黏腻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