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六五章奴儿干都司双城卫

作者:tx程志字数:3081更新时间:2021-05-04 03:05:43
  第三六四五章奴儿干都司双城卫

  全旭虽然战舰,却有无人机可以喷洒汽油,将荷兰联合舰队烧成火炬,他虽然没有装备火炮,却有比火炮射速快十倍的火箭炮。

  也幸亏全旭只是心疼他的海豹游艇,如果真放出辽东水师改造后的炮舰,利用后装式的一百三十毫米滑膛炮对荷兰联合舰队发起袭击,结果恐怕也是同样的。

  战斗开始的太突然了,经过不到半个时辰的战斗,造成的伤亡却相当吓人,死伤好几百号人,断手断脚飞得到处都是,还有一些肚皮或胸腔被弹片划开,内脏肠肚流了出来。海面上好些战舰燃起了大火,甚至发生此起彼伏的爆炸。

  海面上火光冲天,爆炸如雷,幸存的士兵和水手们吓得肝胆俱裂,奔走若狂。

  埃尔文司令官呆呆的看着这一切,浑身不受控制的哆嗦着,神情呆滞: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?”

  他自认为荷兰联合舰队足够强大,就算明军辽东水师打过来,也只能在这里碰得头破血流,却没有想到,对方只出动一艘船,却如此可怕。

  面对从天而降火雨,荷兰耗费巨额经费打造的武装商船没有发挥任何作用,剽悍善战的荷兰士兵也没有任何机会展现自己强悍的战斗力,只能在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火雨,烧得抱头鼠窜,绝望地哀嚎着。

  邓肯望着埃尔文道:“司令官阁下知道对方是谁?”

  埃尔文冷冷的盯着那艘快如幽灵的无桅快船:“你说呢?”

  “难道是辽东水师?”

  埃尔文苦笑道:“不是他们还能有谁?”

  埃尔文的情绪有些失控了,他呆呆的望着海面上的火炬,血腥玛丽号已经沉没了,又有一艘船被天降火雨燃烧成了巨大的火炬。

  “彻底完了!”

  埃尔文自责的击打着自己的脑袋。

  都怪他太过贪心,这场交易,对于荷兰东印度公司来说,简直就是一本万利,华阳社既没有要他们的火药,也没有要他们的火炮,更没有要珍贵的香料,偏偏要了在荷兰人手中其贱如土的大米。

  三万匹丝绸,只要运到欧洲,至少可以赚上四五百万枚银币,这么大的一笔财富,没有人不会心动。

  在起初,华阳社提出这个交易的时候,埃尔文就想到了这一行恐怕不会顺利,毕竟如果没有危险,这样的好处轮不到他们,这次交易简直就是像白给他们送钱。

  “上帝啊,这不是我认识的大明!”

  八年前的大明与荷兰的大战,埃尔文当时作为上校参谋长,亲自参加了这次战斗,并且在他的布置下,取得了完胜,以一艘意外侧翻的战舰,击沉或击伤明军近八十艘小型舰船。

  他自以为,即使以联合舰队的实力,也可以在大明的万里海疆上横着走。

  没想到!

  “司令官阁下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  埃尔文咆哮道:“为了荷兰,狠狠揍那些狗娘养的!”

  事实上,全旭也是如此想的。

  他起初想用皮实抗揍的海豹,把这些荷兰联合舰队的武装商船一一撞沉,可是没有想到在海战上,原始的火舰炮居然比火炮的威力更大。

  因为火箭炮是爆炸杀伤,一旦在战舰上爆炸,就会掀起一股腥风血雨,透过升腾的硝烟,海豹以单骑绝尘的方式,冲向荷兰联合舰队的中间。

  埃尔文大叫:“准备撞击!”

  只是非常可惜,他就算想撞击,全旭也不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
  十五枚火箭炮,呼啸而至。

  也不知道上帝是不是抛弃了荷兰人,这十五枚火箭炮居然有九枚准确的命中了勇士号武装商船。

  在埃尔文的目光中,勇士号被炸得四分五裂,连坚持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断成了三截断,这还没完,一枚火箭炮居然穿过了勇士号的副帆,而且这枚火箭炮居然去势不减,在飞利浦号上发生了爆炸。

  火箭炮弹落在飞利浦甲板上,那些混乱的人群中间,掀起一片血雨,好些荷兰军官和士兵只看到眼前火光一闪,紧接着便身轻如燕,像片树叶一样飘了起来,或者被炙热的弹片射穿身体,摔倒在甲板上。

  这片人员密集的区域顷刻之间变成了屠宰场,断手断脚四处乱飞,死的活的都浑身是血,受伤的倒在血泊里嘶声惨叫,没受伤的由于腿部抽筋也倒在血泊里放声尖叫,情况混乱到了极点!

  埃尔文是非常幸运的,他那一跤虽然摔得眼冒金星,却也因为及时趴在地上,躲过了以爆速四处飞溅的弹片,奇迹般没有受伤,只是被溅了一身血而已。

  他浑浑噩噩的站起来,望向四周,除了破碎的尸体就是浑身是血的伤员,如此惨烈的场面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。

  此时的海面上,只剩下四艘伤痕累累的荷兰武装商船,而且这些商船也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。

  “玩够了没有?”

  三娘望着四艘燃烧着大火的荷兰武装商船,有些失望:“这就完了?”

  “苏音,给他们浇点油,把他们送到海底!”

  全旭假装没有看到荷兰联合舰队上升起的白旗,假装没有看到那些武装商船已经给大炮穿上了炮衣。

  他不是为了交战,只是为了让华阳社无法得到那一百五十门的一零五式野炮,当然,如果荷兰人的打捞技术过关,他们或许可以在这片海域捞起几门炮。

  当最后一艘荷兰联合舰队的武装商船消失在海面上的时候,天色已经微微放亮,全旭微微一笑:“走吧,忙活了一夜,咱们回去休息!”

  全旭仅仅休息了两个时辰,就醒了过来。

  他看了看手机时间,已经到了上午的十点,阳光非常灿烂,却没有任何温度,如果有的选择,他真不想在辽东做为基本盘进行发展。

  据他所知,接下来的几十年,北方的天灾一年比一年严重,水灾旱灾蝗灾接连不断,一年比一年冷,农作物大量减产是必然的,这种恶劣的气候一直持续到清初,清朝初期的天灾同样极为频繁。

  全旭现在不敢动用后世的物资和装备,没有工业基础,没有化肥、种子和农药,粮食想要丰收是非常困难的。

  所以,他才冒险与华阳社达成这么一笔交易,目的就是为了保证粮食的供给,保证在辽东拥有足够的粮食。

  如果没有吴迪那一档子事,立足辽东完全没有问题,他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后世弄到种子、化肥还有农药,即使粮食减产,他也可以往辽东搬运粮食。

  了不起就是辛苦一些。

  可眼下,摸不清吴迪那些人的真正意图,全旭只好提前做好准备。

  全旭来到金石山修武伯府邸的时候,已经到了中午。

  中午吃了饭,全旭感觉有些瞌睡,准备回去补补觉,钻进被窝,就在全旭准备睡觉的时候,全景慕却怯怯的来到卧室里。

  如今全景慕已经学会了走路,只是说话却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。

  “乖女儿,你要睡觉吗?”

  全旭伸手准备抱起全景慕,没曾想全景慕却怯怯的后退,全旭哑然失笑。这个孩子还是与他有些认生。

  就在全旭刚刚睡觉的时候,三娘却走了进来。

  “相公!”

  全旭微微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  三娘迟疑了一下,长长叹了口气道:“我……就是想问问,那些羊毛什么时候还有。”

  “不是送来了两万斤吗?”

  “就那点羊毛,能用多少时间,原来纺织厂的姐妹们在试验,摸索,速度很慢,现在他们一天就可以纺上千斤羊毛,最多五天,她们就面临缺货了!”

  全旭闭着眼睛想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虽然他采取了羊吃人的战略,暂时而言,皇太极和范文程都没有发现羊毛交易的真正问题。

  可摆在全旭面前的问题是,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与皇太极进行交易,因为广宁卫还有卢象升,小规模的信使,还能从天雄军的防卫空档钻过来,可是羊毛运输,要想瞒着卢象升,难度可不小。

  “相公……”

  三娘伸手摸向全旭的腋窝。

  全旭睁开眼睛:“说事就说事,别动手啊!”

  三娘笑眯眯的道:“我就动手了,你能怎么了?”

  “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哈喽kitty。”

  全旭伸手挠向三娘的腋窝,只是角度不对,摸到了不可描述的位置,三娘的脸色顿时羞红,她用鼻子发出声音:“现在是白天……”

  准备大展雄威的全旭累得瘫在床上,连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  全旭非常夸张地喘息:“累死我了,累死我了!”

  三娘哭笑不得。

  如果在外面切磋武艺,哪怕一只手,三娘都可以轻松把全旭治得服服贴贴,但是到了床第之上,她就变成了柔弱的小绵羊,而他则变成了凶猛的小狮子,她别说还手,连招架之力都没有。

  最绝的是每次欢爱之后,这家伙总是嚷嚷累死他了,一副要死的样子,真叫人啼笑皆非。

  三娘自从生了孩子以后,胸部像吹气球一样长大了起来。

  全旭的手还是不老实,在她丰腴的不可描述部位游来游去:“我想到办法了!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“奴儿干都司双城卫!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